我们的我们

1.jpg

当爱情过去了那么久,你离开了那么远的某一天,我独自走在秋天的街道上,远远的看到了你,突然想起问自己一句,究竟带你离开我生活的是谁,是什么?

那是我的初恋,也是你的初恋,我们在那么样的一个年纪,不约而同的疯狂的迷恋上了这份叫做爱情的情愫,那么真挚,那么坦率,又那么的肆无忌惮。

我们看春天的花,吹夏天的风,一起感伤秋天的落叶,一起聆听冬天的静谧。在一个又一个的四季轮回里,我们走在相同或者是不同的街头巷口,看着不同或者相同的风景,做着尽管不同却有着同样主角的梦。

我们笑彼此的糗事,我们争辩各自的执着,我们动容共同的遭遇,我们欣慰对方的体贴,在一天又一天的喜怒哀乐中,我们任由世界变化,我们听任岁月无常,总是把握着的双手再扣的紧一些,相互交付一个笑容,决心要走到那个我们都不了解的永远。

我依然记得那么一个晚上,你在班里拉拉我的衣角“不要上课了,看星星去”,然后我们一起偷偷摸摸的溜出教室,偷偷摸摸的溜进学校里最高耸的那座图书馆,依靠在顶楼的栏杆上,仰头看着天井外的天空。可是你依然不满足,你说这里看不清楚星星,我便决定带着你爬到天台上去。我搬来一张实验室的小桌子,才帮你爬上了天台的环梯。然后我们就在那个安静校园的制高点上,看着我们的校园,看着一格又一格的窗子里,那数不清的低头做习题的身影,彼此不同,却又彼此相同,就仿佛是突然的抽身于自己往日的生活之外,看着自己平时的生活,再看看现在彼此带着窃笑的脸,心里是那样快乐。

你格外的喜欢花,格外的喜欢,喜欢到连我都不知道你最喜欢的花是哪一种,你的花瓶里放过我送你的玫瑰,你的小院里养过月季,养过米兰,你家背后的那片空地里,你也种过牵牛花,可你依然不满足,你说你还想要看更多的花,所以在炽烈的午后,你执拗的带起一顶大帽子,拉着我去湖边,去看荷花,拉着我去苗圃,去看牡丹,拉着我去城郊,去看向日葵,去看油菜花。每当你看到那些缤纷花朵的时候,你总是急切的问我“很美是不是?”我总是很安静的回答你“是啊,很美”,只是你不知道,你看的是花,我看的却是看花的你。

只可惜,我们的爱情,像这所有的花一般绽放过一遍后,选择了一种你从来没有种过的花的方式谢幕了。那种花,叫做烟花。

我们最终也没有一起看过烟花,种种原因使然,你憧憬过的那种在我怀里避风,偷偷看着天空的,在那一声爆炸声的胆怯和那一天空的绚烂中,享受在我身边的有依靠的幸福,最终没能够实现。

而我们的爱情,却在最璀璨的时刻,随着那一声巨响,散的无影无踪。那是一个让我们突然发现了自己无能为力的巨变,我们曾经一起拉着手无数次的想解决的办法,找继续下去的途径,可是最终我们的努力也只是蚍蜉撼大树一般的成为了这个真实社会的笑话。我们擦干眼泪,又流下,再擦干,再流下,当我们终于哭不动的时候,学会了接受这个现实——我们就要离开彼此的世界了。

我记得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在你的小屋子里,你努力的想要用平静面容完成所有的对话,而事实上,尽管我看得出你眼睛里总有一丝激烈的情绪闪来闪去,你确实用平静的口气完成了一段告别。只是在最后的时候,一切伤心的话题我们都用力平复了的时候,你说要还给我一本前几天借我的书,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然后我看着你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步伐从沉稳变成了慌张,语气从淡然变成了急躁,最终你爆发了一般的拖着哭泣的嗓音吼叫着“怎么就找不到了呢,怎么就找不到了呢”。我想要去拥抱你,却被你执拗的推开,说让我走吧,那本书等你找到了会邮寄给我。

我一向是拗不过你的,最后一次,也是这样。

至于那本书,我发短信告诉你不用还给我了,原本也是一起挑选的,谁留着都是好的。你的回信过了很久我才收到,你说好的,你还说,这样结束也好吧,像烟花一样只散,不谢

在之后的岁月里,我依然看春天的花,吹夏天的风,感伤秋天的落叶,聆听冬天的静谧。只是在那接下来的四季中,再没有了“一起”再没有了“共同”。而梦,也终于只是梦了。

我依然笑糗事,争辩执着,动容遭遇,欣慰体贴,只是在一天又一天的喜怒哀乐中,再找不到了那个与我分享这一切的你,所有的相互,彼此,你我,只剩下了独自,而决心要走到那个永远也被我们诠释做了永恒到达不了的遥远。

当爱情过去了那么久,你离开了那么远的某一天,我独自走在秋天的街道上,远远的看到了你,我踌躇了许久,最终决心折向了路边的一条小巷中。

我们只是两个天真的孩子,在无邪的年岁共同分享过了那一份甜美的爱情,却在分开的时候,强忍着入骨的痛,撕裂了各自的心,拿了那一块心灵做了交换,然后挥别而去。

难怪,我的心,有我,有裂痕,有缺失,却也有你。

有我们。

 

  
  最后修订:2012-11-26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