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像谁?

1104.jpg

 我爱你像谁,你才会转身相看?  若你不接受的是我,那我换头换身换思想,不顾一切换到你爱的样子,是不是你就会忘记我是我,并欣然接受?那一天,变换了面貌的我突然看见你,我兴奋的大声叫唤着你的名字,焦急的穿过熙攘的人群飞奔向你,满心满眼都是重生相见的惊喜跟憧憬,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与你相见的决心,我如此的陶醉在这急促而慌乱的情绪中。这么勇敢的想法跟举动,连我自己都激动地指尖颤抖、浑身热血沸腾了,事实却是,我依旧静静站在原地,眼睁睁看你渐行渐远,没有任何举动跟言语,我是胆小鬼,一辈子都是。

因为我凄然发现,无论我变成谁都是徒然——初见时走不到你心里,一辈子也就走不进了。  像恋上黄药师的柳溶月一样,我也想留很长很美的指甲,待到某一个明媚的日子里再将它们细心剪下用素绢包好送给你,可是不爱美又不细心的我怎么也留不好又美又长的指甲,挫败不平的不止是指甲,还有我阳光下轻浅的爱恋,永远没有勇气走上前轻拍你的肩膀故作轻松的说:嗨,你也在这里。

一开始我就预感你不会回过头看我,一开始我就知难而退,只是远远的看着你,恋着你,轻轻想着你。当你落寞,我多想成为你唯一愿意倾诉的对象,多想与你静坐在满天的星光下,听你讲着柔软而忧伤的话。悲也好,喜也罢,我都愿与你承担,只是,我什么都愿意,却连一个候补队员都算不上,在你的记忆里,大概从来就不曾有我的存在吧?或者,我只是你一个可有可无的过客,永远都不是你的独一无二。

我们是两滴互不相融的血,虽然有机缘在同一个容器里,却始终融不进对方的世界。  当我融入不了你,我就想改变自己,改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当我短发变成长发,小巧变成修长,忧郁变成明朗,  敏感变成坦率,是不是,是不是你就会在人海茫茫中第一眼便发现我?然后满心欢喜的看着我,对我微笑,对我脸红?

前几天有在天涯上看到一个人的马甲叫孩子气的神,就在那一刹那便感到鼻头发酸,你知不知道,我对你就是像神一样膜拜,像孩子一样宠溺,你永远是我孩子气的神。我好想用最柔软的语气叫你的名字,想拢拢你的头发,想捏捏你的脸,想替你淘耳朵,想帮你洗头,想挠你痒痒,还想把你当孩子一样宠爱着,即便你比我大,比我成熟,即便看起来小小的我才更需要你的宠溺跟保护,可是我就想把你像香囊般细细的缝好包好挂在身上,你的疼痛跟欣喜都不容他人沾手。

可惜,我又隐忍 又直接的宠溺,却让你落荒而逃,并且你自以为逃得一点风声也无,却不知,我将每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继续陪你微笑,陪你一起来装作风淡云轻,我的言辞很白很淡,只是我的眼神却越来越柔软,柔软到你都在犹豫是否可以转身离去,欲言又止的你让我怎么忍心再煎熬你,于是笑笑先行离去。我宁愿让你看我的背影有一刹那的怅然若失也不愿让你感受背后灼热的目光而觉得不知所措——我不允许你受一丁点委屈,宁愿自己纠结疼痛也在所不惜,是的,我要你永远心情明快,永远用亮亮的眼神看着整个世界,没有杂质跟阴霾。

这世间,有人比我更爱你,但定然没有人比我更宠你。  原来强迫自己失忆是这么不奏效,有一段时间,因为忙碌,当我以为已经可以淡然待你时,却又在不经意间无法抑制的想起你,原来我终究没有做到遗忘。

有人说你我终究可以再见,可以再重新开始,然,再见又能如何?我永远想变得更好了再燃起勇气,然而过去的自己比不上现在,现在的自己也比不上将来,所以再见你时我永远做不到更好,只能在自己的幻想中独自欢喜或落泪,这是一个死循环,无论重来多少次,我也什么都改变不了,结局终是如此。

我做不了更多,也知你且不稀罕我做的。 

 惟愿你此生平安。

 

  
  最后修订:2012-12-21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