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都没有,对我说过

56.jpg

那一年,小九姑娘,还在学西班牙语。和一群朋友去智利支教。
出发前一周,智利突发八点八级大地震。十几个人好生凄凉,转眼就真的不想走了。
带队的姐姐,叫不换。她一把扯过小九:“你早干什么去了?都这个时候了,讲这鬼话,还有什么用?死就死了,会有人把抚恤金寄给你爸妈的!”
一群人就这么拉拉扯扯地到了智利。被分到各个不同的城市。

中秋节,不换姐姐绕了好几座城市来看她,对她说:“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
小九只觉得心酸,想要抱一抱她。却被她推开了。
不换低着头,抽了抽鼻子,对小九说:“没事。正常。在我来智利之前。我俩谈不拢。他说不知道我整天在想些什么。还说我不够爱他。就和我分手了。”
小九像逃过一劫那样疼:“你怎么都没有和我说过?”
不换摇一摇头,没有说话。

很多时候,小九想家,想小八,甚至是想念沙县小吃、长欣米粉那些琐碎的味道。
她无数次拿起电话,又无数次放下。这个时间,小八已经睡了。或者正在上课、正在忙。
难过时,时光就像一列坏了的火车,任你怎么推,都感觉不到动静。

小八所有的头像,都是他们俩的照片,还是高中时候的。她现在看着,只觉得像是别人的故事,很美好,很不容易,却不得善终。
小九不想察觉,可还是躲不过,小八的身边,有别的女孩,出现的痕迹。
小九呢,在他听不到、也看不到的地方。

支教期满。小九不想回去,绕去香港看朋友。
她没有想到,小八还会跑去香港接她。
风尘仆仆,欲言又止。
“小螃蟹说他去看过你。你好辛苦。”
“你怎么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
都过去了。
她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嘈杂中看着他,却不能哭出声。

小九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和当年在巴黎转机时,安慰自己的斯文男相处了一二年,领了结婚证。趁着正月,回双方的老家办婚礼。
她自然,不想给小八发婚礼请柬的。可是故地很小,不期然就能遇见。
小九的先生,和小八也算是认识,寒暄了几句,提到了婚礼。
小八大方一笑,像一个老朋友那样。只是声线有些不稳:
“哦?你怎么,都没有,对我说过?”

──────────────────── ♫ ─────────────────────

这世上什么感同身受啊、心有灵犀呀,总像是小说里的情节。
那些伤心、难过、脆弱、辛苦,你不说,他怎么能知道。
那些有关于你想念他、需要他、在意他,不说,他怎么知道。

你怎么,都没有,和我说过?
是啊,我也后悔,为什么那些在意、想念和期待,那些辛苦、委屈和孤独,我都没有和你说起过。

 

 

  
  最后修订:2014-8-7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