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远方等我

2.jpg

爸爸:

这是我失去你的第五年。

我自来以为,自己和千千万万女孩一样,同父亲的关系,是从幼年的亲密,到青春期的疏远,再到成年后仰望,不论何时,只要有你在,就有依傍。那时候,当你在远方,我偶尔想念,并不悲伤。

再后来啊,我去你公司收拾遗物。你办公桌很简单,没有太多私人物品,可一进去我就哭得无法自已。办公桌的玻璃下面,压着的是我的照片。抽屉里,放着我用奖学金给你买的礼物,一个打火机,一支唇膏,一个手工制作的钥匙扣。我从未看你用过,还以为是你不喜欢。

就好像我向来不信鬼神,也会随着爷爷奶奶去给你扫墓。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跪在灼热的墓碑前,总忍不住要哭。到了第四年第五年,乡下也学城里,不再准焚烧纸钱,我就只能给你买束花,磕个头,说说话。

假装你只是在远方,总有一天会回来看我。

或许就像卢思浩说的,正因为知道失去了什么,才明白该抓紧什么。如果分离无法避免,那我们能做的,不过是把自己变得更强大,能够不遗憾的面对离别。

最让我感到焦虑的事情,就是我成长的速度赶不上爸妈老去的速度。

这期节目,希望送给所有听到的人,爸妈并不像我们小时候记忆里那么强大,并不会永远站在前方,等我们成熟到能反过来为他们遮蔽风雨。

我会去感激,去珍惜,去尽力成长。如果来不及,请在远方等我。终有一日,我们再相见,愿你笑的满足而欣慰。

 


 

<  

  
  最后修订:2014-8-8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