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放下一个人,你有过吗

 212.jpg

爱情有时也是这样,离开了错的人,才能和对的人相逢。你要相信缘分自有定数,它遣散了两个曾经相爱的人,一定是要给予他们更加重要的东西。没有谁会真的在离开另一个人之后就孤独终老,总能遇见的,遇见那个陪你携手一生的人。

我们总在开始的时候信誓旦旦,却终究敌不过结局的花开两朵、天各一方,只有真的爱过一个人,才会懂得分开的那些日子,到底有多难熬。可也正是这些,才带给了我们最真切的成长。

 

分手以后的阿文,表现得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她还是常常在下班后约我一起吃火锅,围着热气腾腾的食物和我聊天打趣。她还是会在每周五的晚上去健身房,大汗淋漓之后发微信告诉我她又瘦了。她还是偶尔跟我抱怨上司的刁难,会偶尔加班到很晚。她还是有充实而丰富的朋友圈,会转发自己喜欢的歌,晒出自己的自拍。阿文表现得,不像是一个刚刚结束六年爱情长跑的人,倒更像是她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出现过那么一场爱情。

不久前,我路过阿文家楼下买煎包,想起她也喜欢吃,就索性提了一份,然后按响了她家门铃。阿文打着哈欠给我开门,走进她家的那一刻,我开始觉得心酸难过。她从前是个精致的姑娘,精致到了矫情的地步,以至于从来不肯要我去她家煮火锅,她总说说火锅味儿大不容易散,住着会不舒服。可是我那天所见到的阿文的家,是一个茶几上堆满了外卖盒子,沙发上堆满了衣服,满屋子散发着炸鸡味道的地方。

 

直到那一刻我才清楚的知道,她分手了,她结束了一段六年的爱情,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并不是那么云淡风轻。分手后,有些人看起来轻松而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每个人治愈伤口的方式都不一样,有的人歇斯底里,有的人纠缠不放,有的人郁郁寡欢,可阿文都没有。她选择了安静地忍受痛苦,假装自己很快乐,有时候假装到自己都信以为真了。可是每当夜里她回到那个曾经有两个人生活的地方,悲伤还是会瞬间爆发。

阿文问我,你知道曾经深深爱过,后来又不得不分手的感受吗。分手这件事情,听起来好像挺容易的,不过是两个人回到最初陌不相识的原点,重新开始生活罢了。可是只有用力爱过的人才知道,分开的那种感觉,像少了一个亲人,像离了一次婚,像突然被剥夺了最美好的记忆,像把呵护了很久的东西,一下子摔碎在地板上。

 

但又能怎么样呢?第二天,还是要打起精神去工作,还是要吃饭还是要讲话,还是要生活。只是心觉得空落落的,突然就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规划好的未来,一下子就变了,想要发泄又不知道能够找谁说。我们害怕自己变成一个笑话,所以尽量活得光鲜亮丽一点,尽量假装自己根本对这一切并不在意。在失去这件事情上,我们好像真的,没有办法变得理性起来。

好像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本身就是徒劳无功的。就像我满怀欣喜地抱回了一盆绿萝,连叶子都擦洗的干干净净,可它还是死掉了。就像我在小区里喂了一个月的流浪狗,依然不肯要我摸一下,永远孤独地等着抛弃它的主人回来。就像我花了三天时间看了一部小说,没有看到结局,作者就不肯再写下去了。

好像总有人特别大度的说,不奢求结果,过程才最重要。可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我们经历的所有过程,付出的所有感情,都不过是想要一个两全其美的结果罢了,如果不是为了那个结果,谁会无缘无故的开始呢。只是没有人能够预知结局,也没有人知道感情会什么时候突然就画上句号,所以我们面对每一段感情,都以为是最后一段了,都用尽了全力,却不一定得以圆满。

成年人了,谁都明白好聚好散的道理,所以一旦分开了,再难过也不会去打扰,再疼也能自己承受。我问阿文后悔过吗,她说从未。嗯,不后悔就好。

或许在一段感情里,失去并不是最差的结局,至少曾经存在过。至少在相爱的那些年里,你们彼此坦诚彼此真挚,至少你们怀着对未来的期望共同走过了一段路,至少回忆起来,不至于有未尽的遗憾和苦涩。至于终究没能白头到老的结局,久了,也就释怀了。

就像阿文一样,会在突然醒过来的一天里,想念那个干净利落的自己。会花整整一天时间打扫干净屋子,也整理好心,等待着,下一次相遇。

分手,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我们也应该知道,一切都是公平的。就像是买了一张机票的延误险,结果航班并没有延误一样,你当然不会责怪没拿到赔付的蝇头小利,而只会庆幸自己没耽误更加重要的事情。

爱情有时也是这样,离开了错的人,才能和对的人相逢。你要相信缘分自有定数,它遣散了两个曾经相爱的人,一定是要给予他们更加重要的东西。没有谁会真的在离开另一个人之后就孤独终老,总能遇见的,遇见那个陪你携手一生的人。

 

希望你在失意时有人陪,得意时有人笑,一生都被世界温柔相待,永远都不要再体会分手的感受。如果不小心失恋了,也希望你明白,最适合你的,一定还在等着你,只要你别放弃。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

    NJ: 蕊希


  
  最后修订:2016-12-22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