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父亲的信

e5bd1406726178.jpg

 

父亲,你还好吗?
这一声问候,我已经问了20年。
那个不经事的男孩,
现在有了和你一样的白发,如星星般稀疏的白发。

父亲,
你在铁匠铺敲打出的镰刀和锄头,我们还在用着,
母亲说,那些将会留给我和我的孩子,
去年她请你的师弟,在上面刻了你的名字。

父亲,
你唯一留给我们的那张黑白照片,今年拿去裱了,
母亲说,看起来有些失真也有些模糊,
没关系,我们总是记得你的样子,孩子们也会认得你的样子。

父亲,你还好吗?
这封无法起笔的信,我写了20年。
你离去的这些年,是我成长和母亲老去的时间,
这平常又艰苦的岁月里,家里又添了些人;
他(她)们都很乖,我都可以想象你看到他(她)们时的笑容。

我很早就开始抽烟了,现在抽的和你当年一样多,
你留下的烟杆,母亲给了我,我很开心。
我的酒量不如你,不过还是能够与你喝几盅,
以后吧,等以后我找着你了,咱们爷俩再对饮;
顺便喊上爷爷,喝你喜欢的糯米酒,就着干豆角与梅干菜。

父亲,你还好吗?
我希望你在那边,能够平安平静的生活。
世界变化的很快,人心总是难以揣摩,你那里也许一样;
你的热心肠和诚实,总是让我感到担心,
虽然我那么的以你为荣。

母亲的身体大不如前了,她的头发已然全白。
不过你放心,这些年来没让她受过一点委屈;
你未完成的事,我会一一去做好,尽我全力,尽我一生,
我想要做到的是,让你以我为荣,
你的孙子也以我为荣-----虽然只是小小的人和事。

父亲,你好吗?
我真的好想你,
每次在你的坟前,看着香纸灰飞,我总是不禁潸然。
都说孩子大了,就可以享福了,
可是我长大了,你又在哪呢?

父亲,你好吗?
我真的很爱你,
那些困苦都已过去了,而有些坎坷还在继续,我需要你。
需要你的眼神,需要你轻拍我的肩膀,
需要你喊我的小名,需要让我感觉你还在。

父亲,我不写了,我需要早点睡,
地里的山芋已经熟了,趁天晴,我想抓紧收好;
孩子和他奶奶已经睡了,他明天还要上学,要带奶奶做的南瓜饼;
妻子在旁边呢,她读着信,在静静的看着我;
父亲,你也歇着吧,
哦,再过十五年,我就和你同年了……

  
  最后修订:2011-4-14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