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要留遗憾,犯错也比错过好

图片模板.jpg

 有一天,你老了。一个人坐在夕阳的光影里捧读爱尔兰诗人叶芝的诗: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在炉火旁打盹 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吟咏遥想你当年的眼神/梦想那柔美的光芒和清幽的晕影/多少人爱你欢畅迷人的青春/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者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此时,你的身边并没有这个老去的爱人,你只是在诗中想象着爱人老去的摸样。


 你摸不到他的眉眼以及他的嘴唇。但你的心里仍然满盈盈的。你打开宝贝了一生的黑色木香盒子,里面是一张张盖着邮戳的明信片。你用双手一张张触摸着它们,用温暖的目光望着它们。如同望着爱人的脸。那一年,他在爱而不得的痛苦中终于与你转身天涯。从此,每每不期遇中,你都会收到一张从远方寄来的明信片,那上面有他亲笔的字迹,邮戳上铭刻着日期。一张x年x月x日从西藏寄来的,是"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的风景。那里一直是你心灵的净土,梦想的天堂。透过明信片,你仿佛脚踏雪山,手触云霄。你听见高原的风穿过你的头发,你看见遍地欢欣着的格桑花。你想见他混迹于朝圣者的人流,手指划过冰凉的转经桶,嘴里默念六字真言的虔诚一如他对爱情的执着


 只因你说过想要去西藏,他便掀开了你梦的一角,让你感受的不仅是最蓝的天,还有最真的心。布达拉、纳木措、日喀则、这些在你心里有着灵魂的名字。他都一一指点给你。他说:你所不能的,我都替你去实现,他也把你的名字刻在了雪域高原。而邮戳上的日期已距离若干年。还有一张乌镇的明信片,邮戳已经模糊,书写的字迹却依然清晰可见。那是离别后的第几个春秋呢?乌镇,似水流年的乌镇,情意缠绵的乌镇,也是彼此的乌镇。


 有人说,旅行在于路上,那么,一样的道理,爱情,在于途中。你们从没有抵达过乌镇,可是,江南水乡在你们之间却像似一首隔世的乡愁,更像似碧瓦青烟里走不出的雨巷。他去了乌镇,可是逢源双桥上没有可以与他并肩的身影,他把内心的落寞以投递的方式倾诉与你。他说,一个人的路不知道何处是终点,也许处处是终点。你从没有回复,他的明信片依旧从远方不期飞来。从草原到盆地,从沙漠到胡杨,由内陆,至外疆,他的足迹大都是沿着你提到过的地方。他真的把你想要去的地方都走了个遍,只有你最清楚,他的旅程,一路是带着你而去的。最美的是丽江那张,邮戳记载着x年x月x日,那一天一定是个美丽的日子。你看那明信片上的景色就有了一种体会,生命中总有些美丽是值得纪念的。七彩云南,一度曾是你们心灵的家园。昆明、大理、香隔里拉、西双版纳,一度承载了你们灵魂的向往。事隔多年,你忘记了许多人,许多事,但是你还记得他说的那一句"我在丽江等你"。


 你想,他一定是走遍了丽江所有的地方。从微雨的清晨到日落的黄昏,从喧嚣的酒吧到无人的街头。最后,一个人躲在宾馆里,给你写下那些字迹,然后躺在床上一醉不醒。多少年了,他以邮戳为翼,向你传递着一句句话语。没有沉重,没有纠缠,甚至不让你看见那一丝隐忍的悲痛。正如那一张张如蝶的卡片一样,轻轻地,轻轻地,落在你的案头。几十年的光景不过是这木香盒子里所收藏的一打时光。所有的路途,所有的景色,以及所有的话语,全在上面了。


 你老了,当你坐在夕阳的光影里,翻寻过去的时光。很多记忆已经忘记在恒河岸边,但是你仍然能记起那个人,在何时何地,把你的名字认真地写在邮戳的下边。穿过暮蔼,你那一双老眼甚至又可以看见你与那人年轻时的容颜。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

NJ: 晨曦微露

  
  最后修订:2017-12-28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