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f.jpg

这是个周末的午后,天色阴郁沉寂,看不见五月飞花的盎然春意,视野里满是浓重的铅灰色。密密的雨意藏在空气中,像噙满泪水的伤心少女,随时会夺眶而出。

  我蜷缩在床上捧着一本书,努力驱散不断袭上心头的冷清寂寥。书页里那枚鹅黄色的银杏叶平整而舒展,清晰可辩的脉络仿佛在默默讲述着秋天的故事。那是去年深秋时节我在公司的小楼外拾的。

  我有许多这样的书签:花瓣、树叶、羽毛,甚或是好看的草颗。看书的时候,翻到这类书签,思维往往就不知跑到哪儿去了。有时候摆好姿势才看了几页内容,却对着刚翻出来的叶子出神了几个小时。
  尽管如此,还是在每本喜欢的书里安放尽可能多的“书签”。只因为它们静默的样子总给我一种述说的感觉。

  我喜欢听这种无言的诉说。

  看电影或小说,被打动的总是那种默默的给予、无声的爱。于是渐渐体会到沉默的力量,体会到一个真正富有内涵的人绝不会轻易表现自己,更不会计较外在的形式华丽与否、事物的表象顺心与否。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你会有一种不可遏止的“走近”的欲望。而每走近一步,都会有一份惊喜的“发现”。
  这份惊喜沉浸在心里,独自品味时恬静欣慰,心有灵犀时颌首会意。满足之感弥漫于周身每一个细胞里,给沉静凭添了底蕴。

  因此,去到一个陌生的公共场所,尽管众星捧月的那位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吸引我的却总是静静安坐一隅不事张扬的另一个。

  静止能带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有时它给人的感觉远比喧嚣更热烈。那是一种蕴藏在静谧之中的动感,暗含了千钧一发的强劲气势。比如大战之前的万籁俱寂,每分每秒都孕育着惊心动魄的未来,叫人兴奋不安,充满神秘莫测的期待。

  所以,如果我告诉你我会为了安静而哭泣,你一定不要惊讶。我不是害怕,也不是寂寞,而是太喜欢静了!独处的时光里我似乎看到了更多平时看不到的东西,它们总能在我记忆的画板上留下永远洗不去的一抹青黛、一抹苍黄。
  那是灵魂驰骋的影子。

  这枚银杏叶,它静静的、安祥的呆在这里,仿佛整个秋天都被我收藏起来了。
  有一种厚重的情感在心底悄然澎湃……

  我常常为自己个性中那种飘忽不定的东西感到无奈,好像无根的落叶找不到归处,惶惶然,总是没有踏实的感觉。
  那天和朋友谈天,说到“寻觅”这个词时心里不由得一紧:或许,这就是“飘”的理由和答案?
  我和朋友都颇有同感的承认自己一直在寻找着什么,那感觉如同赶路一般,停不下流浪的脚步,更阻止不了心的漂泊。总觉得前方就是彼岸,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我,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那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一段故事,也许是一处温暖所在。无论是什么,至少它能让我体会一份安宁,寄托这颗惶惑的心。

  想起许多年前,为了逃避一段情感纠葛躲到浙江东部那个港口小城里。也是这样的五月,踏上那片黄褐色的泥泞的土地。雨雾迷蒙中兀立江岸,看渔船星星点点洒落混沌的水域,听海鸥尖利的鸣叫不时传来。声声凄厉,声声哀怨,让昏暗的江面显得愈加昏暗。
  那时候就想,如果此刻天塌地陷了,这副皮囊不过是裹了渔腹。纵使生前有再多值得炫耀的东西,在苍茫的天地间浩淼的江海中一个渺小的个体的人又算得了什么呢?无人知晓这女子来自何方,更无人关心她此刻充盈心中的伤愁。生命的消失只在瞬间,烦恼、快乐和记忆,都将被统统带走。
  那种失去了牵挂与被牵挂的孤独,是蚀进骨髓的孤独,连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否存在了。

  我就从那时起学会了接受寂寞。而当我真正能融入寂寞中时,却发现生命陡然间变得厚重了。

  仔细想想,成长历程中留下深刻记忆的,多是些挫折和失败的经验。曾经的快乐好比夏日里的一阵风,风过时心旷神怡,风去后了无踪影。而痛苦却是一所学校,它让你安静,教你思考,使你变得更加睿智和深刻。

  但痛苦并不是谁都承受得起的。有的人只会酣畅淋漓的发泄,苦水倒尽,天地动容,博得一片同情声后,痛苦也就所剩无几了。而有的人却表现出隐忍、坚强的品性,轻易不肯流露出那一种痛。他们当承载的过程是人生一场难得的体验,咬紧牙关于痛定思痛中历练生命。并不是没有朋友分担,也不是羞于倾诉。只是他们心里明白,不是所有的痛,都可以像水一样倒出去的。

  我向来崇尚自然,不喜欢一切形式的矫揉造作,力求做个本色的人。没有刻意伪装,不必小心顾忌,随性随情,率真而为。这样的人何其不可爱?然而,当某些时候牺牲自我的真性情能换回大家的快乐,掩饰便不再等同于伪装,隐忍已被赋予了沉重的份量。
  这样的忍,怎教人不钦佩?这样的人,怎教人不动容?

  人这一生,真正能被读懂的时候太少了。而那一种懂,全不在言语之间。一个会心的笑容,一个默默的注视,身心的负累便在瞬间卸去,坚硬的冰层顷刻已消融。

  撂下笔,天色似乎又暗了些,而我的心里却比刚才透亮多了。凭窗而望,雨终于落了下来,听不到声音,却能看见对面楼群黯淡的砖红色外墙早已殷成了炫目的橘红。凄凄艳艳,如泣如诉。

  真爱是无言的。像一泓清幽的碧潭,静默之中,一切昭然。

 

  
  最后修订:2011-11-4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