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淡如水,我便千杯不醉

165.jpg

NJ:亦清
白驹过隙,斗转星移。那些曾约好到老的许多人事都分道扬镳,不明下落。缘分是一条神奇的河流,人们划着桨橹漂浮在其中,朝着各自的方向驶去。而你我也开始了极力奔跑,只是面朝了不同的方向。没有约定的未来里,也不会再有不期而遇。就像一段前朝往事,一出经年的戏曲,一本古老的书。在时光的浪潮里,被五味杂陈的烟火浸染,被悲欢冷暖的世情冲洗,被声势浩大的洪流不断填充,又不断洗劫一空。

有时候,等一个人,等得太久,会忘记他的模样,甚至名姓。有时候,等一朵莲开,等得太久,会让分明的四季,变得模糊不清。可是莲荷在每年夏季终究要应约而来,但有些人,任你耗费一生的时光,也等不到。

今天看了新闻才知晓北京强降暴雨,水漫帝都。相较之的M市依然是晴空万里,辛辣的烈日中天里,好像悬浮着的空气都干燥的不像话。搞定两场考试后已经到了下午,心里放空很多。回寝室后睡到天色暗下来,不管不顾阳台上等着我洗的一桶衣物,以及,整理东西,银行卡充磁,购买车票回家的等等琐事。夏日里白天显得极其冗长,可天色一但沉下来便黑的特别快。晚上起风,有些许翌日变天的征兆,不过我还是想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就在这个终于要下雨了的夜半。然与阿七通了番电话,依旧聊得很是畅快,且约好了等过些时日一道去方特,我想也好,乏味的假期也当是有了期待。晚上趴在桌子跟前敲字听歌,丝毫不着边际,正打算下线,便收到了你回的邮件。不得不说这让我很是意外的,对于封告别信件,我没有想过你会回复。也十分不幸,看完之后,我又开始陷入了恶性循环的失眠。

你说,似乎要千山万水, 红尘踏尽,才知道自己真正爱着的是什么人。不愿对我过于坦言直白的回应只因我在你心里尚有着朋友的一席之地。读后除却苦笑之外不知还能做如何回应。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用任何方法都无法获得你的注意。我所能对你付出的好,只有那么少得一点。我甚至怕我连这一点都做不好。一直怕是遇的不够早便也没了底气插足,暗自里踱步徘徊踌躇不定在你世界之外,却未敢能踏入半步,担心过于唐突惹了你滋彩生活,担心不够诚恳显得自己轻浮。我想绝非是对你的感情不够,而是你我之间架空了感情之后就并无其他。并不是对你纠缠不清,不过是想求得一个明确的答案。你短暂途经我生命,然后迅速抽离。君且逍遥,可我已然找不到回头的路,分不清是非,只得固执地带着最后一点骄傲狼狈逃开。如果你不爱我,就不该误导我,何必给我幸福的错觉。

《追忆似水年华》里说,“不爱我们的人如同失踪者。尽管我们知道再无希望,但我们仍想要有一点点动静,稍稍一点点动静。”即使你未站在眼前,我也看得见你,像是经过一次漫长航海归来的小船,满是路途留下的风霜与疲惫。多想拥你入怀,不让你受冷风吹。往后的路,我会陪你,无论风雨,无论荆棘,有我陪你。他朝,你望断了天涯路,我还站在你身后。我依赖宽广,一如未知方向危险潜藏。但我不惧怕,我只是没有看起来坚强。

而今明白,这一场相望,不过是有心人对无芯花,终究守不到一次绽放。最终我没有再回复只字。太多事一聚难舍,你知道。

人若被世间遗忘,一定同时也在选择遗忘世间。若不是触碰到了伤口禁域。

犹记那日我抵达杭州,但只路过并未加以久留。恰好在路上遇见了几个日本游客,看似是一个家庭。我不懂日语,见他想我打招呼,只得用英文与他蹩口生疏的交流。其中的日本女子请求我帮她拍张全家照,我笑笑,应声点头说好。末了,她开心地用肢体动作加上几个英语词汇问我说,可不可以和她单独照一张,看到她的满腔热情甚是可爱,我便不好意思拒绝,定格的某一瞬间,她挽着我的胳膊。离开时候,他们向我挥手作别。等我再次回过头,看到他们和孩子围在一起看刚拍的照片,其乐融融,笑声渲染了一大片。彼时情景的温暖,足以另人世的薄寒在劫难逃。

那个时刻,我彻底感到自己的多余和孤独,二十年来都没有过的失落感,忽然被片刻的浓郁幸福狠狠击中——尽管我明白那些根本是莫须有且无意的。就这样,我忽然想起来你的脸。如同是月下潮汐,时间缩影成一帧帧光感饱满的岁月胶片,你间或的言语闪烁其词,我不懂拿捏。淡漠的晨曦淹没在浓郁且溽热的夜色里,我留在空荡荡的页面的一句“我钟情你”。在想念之后留下一季季多雨的夏天。

“一切都源于爱情”。笑,这多么美好的诗句。

待我再次踏上返回的列车,齿轮的转动声响源源不断地从车底传来。月光之下,记忆与时间都凝固。想过这一通五劳七伤,或许就如那词里唱,“与你淡如水,我便千杯不醉。”我知道此刻你欣然奔赴了一座全然陌生遥远的城,只为寻得另一个人。大概所有的故事最终不出乎这几个结局。感情么,不过分分合合;剧情么,不过大同小异;至于异路么,也不过殊途同归罢了。虽说能猜得出结局的,都不是最终,稍许只要数年,时间会削砍了你的锐利,不再心高气傲。与她平和的在这人世间生活,守的岁月静华,安然老去。

 

  
  最后修订:2012-11-5

0条评论